再提芒果把你摁在地上打

吹神仙专用号

芒果毛猴鳇呔子的都给我死 谢谢

跟姐妹,不管是校服还是时装都很甜甜,第一张华抱云第二张云抱华

my love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Mafumafu这么好的人

真的害怕再被老师们强行取移

眼泪流下来……………………我评论,我评论我发誓我一定评论,疯狂尬评也要评………………

今天齁死,暂时抛开低端局阵容不谈,开局看见对面龙狐我直接笑出声。
昭君姐姐跟我抢中被迫去了下路打辅助,对面狐狸似乎有点卡的样子,然后被我一个大带走。
然而重点在于我回完城回下路的时候【这时候菠萝刚死】
对面三个人过来了,韩信二话不说直接越塔把我挑起来锤,真的难受诶!我不就动了你老婆一下!至于吗👌
后来小狐狸卡出去了,对面老狄say麻烦举报李白,大白龙蹦出来说干吗啊不用吧。fine你怕是假的队友真的男票
结局不重要,磕糖最重要👌
你们白龙吟玩家护妻惹不起惹不起😂😂😂😂
今天也是连跪的一天呢

我喜欢他,很多年了。
初二的时候开始,他坐在后排,上课戳我的背揪我的头发,明明很生气但是又无法对他发脾气。他那时候最爱的歌是清明雨上,有好听的嗓音纤细的手指,写一手漂亮的字,脾气却又非常暴躁。后来一个我生病发烧的契机,他的试卷没带只能拿我的上课,满纸都是我那时不成熟的幼稚的字体和他遒劲有力的字。那张试卷我如今已经找不到了,大概是最遗憾的事了。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后排的男孩子跟我们前一排的女孩子关系越来越好。他们各自有了玩的最好的同伴,而我跟他,好像还一如往昔。
那一个星期是我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星期,我并不知道他们男孩子之间有什么赌约,我只知道,当时14岁的我,他一口一个媳妇儿,叫我心花怒放好像全世界都掌握在手里了,他的兄弟问我,他能不能这么喊我,我说不能,他们开始起哄的时候,就好像我多年的愿望变成了真的。那时候如我好朋友所说,我就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后来初三,考高中去了不一样的班级,我在四楼的最这边,他在三楼的最那边,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高一下学期那年我摔断了腿,药物激素使我发胖,我更加不敢见他,放学时他骑着单车从我面前飞速而过,偶尔的回眸眼里尽是陌生。
那时在早餐店里,看他为另一个漂亮骨感的女孩子背包买饭送她上学,满心满眼都是难受,还要笑起来跟他打招呼,然后转身狼狈的离开,好像那样我就没那么不堪。
同年跟初中最好的三个朋友分道扬镳,因为很小很小的一件事,大概是不同的班级不同的圈子让我们本该坚强的友情提前走到了尽头。那段日子黑暗无光,时刻想要从四楼教室的窗户跳下去,高中的朋友跟我说,你看,就是因为你这样,你的朋友才离开了你。不过还好那时遇见了我最重要的朋友,她带我走出阴霾,她让我振作。
高三毕业的时候,初中的朋友重归于好,坐在高中的操场上,之前跟我关系最好的那位说出了我难以想象的事。初三她与我们约定,高中毕业会告诉我们一个秘密,她跟我说,初二那年,他和她谈过一场恋爱,哈,太讽刺了,我把我的心掏心掏肺的给她,她告诉我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转眼就跟我喜欢的人谈起了恋爱。那时我遍体生寒,她跟我道歉,我笑笑说,都过去了没事。现在我们还是朋友,大学距离那么远,少见几面也没有关系吧。
高三结束的那年暑假,初中一个暗恋我很久的不太起眼的男孩子跟我告白,我没有答应,现在跟他是好友,一起打游戏的关系。
高三的时候想起我喜欢他的这么多年,没有纪念物也没有留恋。现在我已记不太起他的模样,唯有骑单车的少年,被风刮起猎猎作响的白衬衫,记忆里英姿飒爽的回头,也终于淹没在回忆的长流里。
张,以后不会再有像你一样对我这么坏的人了,我也不会再喜欢你了。

我喜欢你,我特别喜欢你,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重要的话要留在810说,剑圣大大,欢迎回家。❤